《愛在加州瘟疫時》
《愛在加州瘟疫時》

2003年,美國加州自閉症確診率上升了三分之一,被稱為「加州瘟疫」,事實上,這場瘟疫亦正在世界各國迅速蔓延……

24-26.10.2008 (FRI-SUN) 8:00PM

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01-02.11.2008 (SAT-SUN) 8:00PM

屯門大會堂文娛廳

社工Susanna致力幫助自閉症患者,在鍥而不捨的研究下,終於逐步揭開這場瘟疫的面紗,而一個鋼琴家的出現,更令她重新認識自己,忠於所愛。



編劇隨筆


編劇隨筆(1)-有關「加州瘟疫」


所謂加州瘟疫,發生在2003年。在那一年,美國加州的典型自閉症的數字上升了三份之一。當時,有論者寫了一些文章,形容之為加州自閉症瘟疫。

事實上,自閉症瘟疫不止於發生在2003年,更不只於美國加利福利亞州,甚至不只於自閉症。在過去十年,地球上有四種「A」以倍數地蔓延:自閉症(Autism)15至60倍、專注力不足及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ency and Hyperactive Disorder)4倍、哮喘(Asthma)3倍及敏感(Allergies)4倍!據說,有三份之一的美國兒童擁有四個「A」的其中一個或以上!滿道個人非科學的統計和估計,香港有「A」的兒童,應遠超三份之一,你認為呢?


由於自閉症數字以倍數狂升,今天在網上以「Autism Epidemic」搜尋,找到的資訊成千上萬。「自閉症瘟疫」已成為廣泛使用的詞語,美國一個主要的家長組織「Autism Speaks」的組織目標中,就以瘟疫來形容自閉症。

有個別的人士認為以瘟疫形容自閉症是醜化了自閉、認為自閉不是一種病症,他們反對以「瘟疫」和「症」來形容自閉症,認為自閉症只是一種行為特徵而不是病症,滿道尊重他們的看法。


自閉症是否可「治『愈』」的?


有不少令人注意的事實:

  • 自從人類發明了小兒麻痺症的治療方法之後,四十多年來,所有新發現的疾病都是長期而無法治癒的

  • 過去一百年來,我們的生活素質愈來愈差:食物營養成份差了、空氣差了、聲音和光污染差了、水素質差了、工作時間長了、睡眠時間短了、新一代因過度保護而對環境改變的適應力差了……今天嬰孩出生時,體內有過百種的化學物在我們祖先年代並不存在──我們的兒童愈來愈早熟,我們愈來愈依賴化學物來苟延因為化學物而導致的殘喘,我們失去了絕大部份動物在大自然中的存活本性,我們新一代的基因愈來愈脆弱……

  • 我們每秒鐘都在攝入污染物、受噪音轟炸、受光的籠罩,我們身體的所有主要系統嚴重超荷:免疫系統崩潰、新陳代謝系統絮亂、腸胃系統不是過敏就是過鈍、呼吸系統奄奄一息、血液中含著多種有害廢物和游離基、大腦出現混亂……

直到一、兩年前,主流意見一直認為自閉症是一種原因不明、沒法治癒的腦功能終身失常。曾經有小數人提出以生物醫學的角度解釋自閉症成因,認為自閉症是「基因將子彈上膛,環境扳動槍機」2,這些少數派被大葯廠、主流學派以至美國政府聯手口誅筆伐,幾成過街老鼠。有家長懷疑兒童打的防疫針導致自閉症,大葯廠、主流學派以至美國政府指為無稽之談。


今年7月,黎瑞英博士和我一起出席了美國自閉症協會的年會,幾年之間,大量的事實令歐美先進國家對自閉症成因的觀點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是過街老鼠的生物醫學觀點,今天實質上已領導著自閉症的研究,在年會上,完全聽不到反對環境污染是自閉症主要成因之一的聲音。


特別是今年年中,家長跟政府和葯廠的一場打了二十多年的官司獲得了初步勝利,法院裁定兒童防疫針中的水銀成份「可能是」自閉症的成因之一。

大致上的理論是有一些人的基因令他們排出毒素的能力不及一段人,當遇到防疫針、環境和食物污染時,他們的免疫系統便會因超荷而絮亂,該防的不防,反而去攻擊自己的身體,甚至大腦。如果這攻擊大腦的現像出現在胚胎或孩提時期,大腦發展未成熟,便會出現自閉症、過動症等現像。換言之,這些如果將這些兒童身體中的毒素減低,理論上有機會將他們的「病」情改善以至治癒。美國的家長們目前的焦點,已轉向將生物醫學治療自閉症的方法,列入醫療保險受保障的範圍之內,令生物醫學治療成為一般家長可以負擔的出路。


在年會中,在自閉症研究院(Autism Research Institute)的領導下,生物醫學派系聲勢浩浩蕩蕩,其中一句主流的口號是「自閉症是可治癒的!(Autism is Treatable!)」。觀乎美國今天所有新開展關於自閉症的研究中,不論傳統的主流派系或者其他派系,都全力集中在自閉症的基因和環境因素方向上。

到今天仍堅持自閉症是不知成因的腦功能失調,大概已落後於時代的發展了。


本劇提及的一些說法


本劇安排發生在2003年的加州,除了背景加州瘟疫之外,出現的人物、故事和情節都是虛構的。特別有必要聲明的是:劇中女主角接受的以自然的治療方法改善以至治癒憂鬱症,只是根據我親身目睹及幫助過的香港和國內真實例子寫成,談不上有很科學的根據。


劇中提及對自閉症成因和治療法的描述,是參考一些歐、美近年迅速冒起的生物醫學對自閉症的理論。這理論的基礎,認為當環境侵襲人體時,首先挑戰人體的免疫系統,當免疫系統被攻破後,身體的各個主要系統也必然受不同程度的傷害。因此,自閉症並不只於腦功能失調,而往往伴隨身體的一些主要系統的長期問題,他們叫做「全身原則(Principle of Holism)」。

由於全身的主要系統出了問題,自閉症患者很多時營養吸收出現嚴重的問題,令受損的生體機能無力應付身體所出現的問題,生物醫學的先導者Jacquelyn McCandless醫生以「飢餓的大腦(Starving Brain)」來形容自閉症患者。所以,生物醫學治療自閉症基本上都是由改善自閉症患者的養份吸收為第一步。只有改善了自閉症患者的養份吸收,讓患者的身體機能恢復過來,才有修件讓身體自己發揮本有的功能,去對抗自閉症。


根據我對中醫理論一知半解的認識,這種全身原則以至首先改善身體本身機能的思路,和中醫的平衡和固本培元,讓身體本來就具備的機能去醫治自己的疾病,有微妙的共同之處。


生物醫學跟隨傳統西醫的理念,使用相當大量的維他命和葯物去治療自閉症,但治療之餘,卻若隱若現地有一套由食物開始的回歸自然的生活模式伴隨。中醫一向都是從全身的平衡來看待疾病,相信人體有一個本自具足的平衡系統,好的中醫主張不針不葯而多用氣功、運動、推拿,再次用針炙等非葯的手段、再次才用葯去調理身體。好的中醫著重回復身體的平衡,讓身體的機能醫治自己的病。


生物醫學用了不少先進的醫療技術和干預治療自閉症,主體是幫助自閉症患者把體內有毒的物質排出,中醫也有類似的手段。


生物醫學和中醫共同的地方是透過排除改善身體機能和排出體內的有毒物質,讓身體能集中處理以前無力、無暇處理的問題。


2002年,香港第一宗以科學鑑證定案的紙盒藏屍案,兇手歐陽炳強刑滿出獄。多年來,兇手從沒親口認罪,一直堅稱冤枉,以至傳媒在回顧案情時,不禁對當年的判決加上問號。


當時,編劇課上,我好想寫一個剛剛相反的故事,以一個自稱有罪,但其實無罪的少女為骨幹,創作一個以內咎為主題的小品。可惜,其後發現情節總難合理,不了了之。


2003年,演藝學院畢業,之後,寫過很多東西,但再沒創作過舞台劇本。

2007年6月,劇團重新出發,需要一個原創劇本,我們意屬一位女劇作家,但時間上,湊合不上。


7月,觀看舞台劇,遇上當年的啟蒙老師。多年沒見,話不到三句,他劈頭問我為何情願找旁人寫劇本,也不自己寫?原來自己放棄了的,老師並未放棄。


8月,Discovery Channel每逢週五的Crime Night Series內,看到一個真實個案。案中死者的丈夫,堅決自首,即使其後鐵證如山,兇手另有其人,他仍然堅信自己才是真兇。


9月,一個早上,從熟睡中醒來,所有不相關的一切,赫然在我腦海內相交融匯。3個星期後,借用了真實個案的一些情節,加上原先的概念,《殺哪愛》(原名一級謀殺) 的第一稿正式面世。


好慶幸曾經有過的意念,即使放棄了,仍然埋在心內某處,並未真正遺忘;好感激老師對我的厚愛、期望,令我無法不重燃起創作的意願;好多謝劇團內並肩作戰的同袍,沿路上,給了我好多寶貴的意見;更要多謝好些特別的朋友,令我添了許多靈感,豐富了角色、情節。


對於我,能寫成這個劇本,有好多的因緣際遇。亦只有在那時那刻、那份心情下,才能寫就這些人物、這個故事,我要感謝一切的巧合,還有上天的眷顧。


我並非執法者,誰是兇手,於我不太重要,我依然願意相信,只要心內能感到愧咎,積極面對,任誰也能重新走上怡然大道。假如每個劇本都要有個主題,我唯願已把我的好好放進了故事內,讓它在最絕望的情節中,仍然能照亮著每一個角色、每一顆心靈。


編劇隨筆(2)-就為手中的那一隻海星


我近年由義務到支薪,參與和自閉症相關的工作相當多,閱覽非常多各方面的資料。有一本生物醫學的書(抱歉忘記了出處)用煤礦坑的知更鳥,來形容自閉症的孩子。


事實擺在目前,如果我們接受自閉症是因為環境污染物侵襲胚胎或幼童所致的話(詳情請參考資料檔案的討論),自閉症患者就是地球的知更鳥,自閉症瘟疫就是大自然母親手中的槌,向我們敲響了環境被嚴重破壞的警號。

可惜的是大部份人仍處身於迷夢之中,我的一管禿筆,多寫幾個劇本,多推動幾個項目,如石投大海,只看到投下時的一點小波。


有一次,一位合作多年的伙伴和我發生了一些爭執,他寫了一封電郵給我:

「如果你對我有任何懷疑,好,讓我說清楚:我只對戲劇具有熱忱,對於透過一個只有千多觀眾的話劇去減低自閉症悲慘世界的苦痛,我並無任何熱忱。如果你不滿於此,那請不必再浪費時間。」


我的回覆是:


「我對你沒有任何懷疑,你是一個戲劇藝術工作者,我不一樣──我是一個生活在現實世界的藝術工作者,有著改變世界的使命和視野。我創作,因為我愛世界與及我對受苦眾生的熱忱,戲劇對於我只是工具。


只有千多位觀眾,對想普渡受苦生靈的人,也同樣對於獻身於戲劇藝術的人來說,都一樣悲哀。我常欣賞那個海星的故事──老人家在海邊拾起給沖上沙灘的海星,丟回海裡。年青的小伙子奇怪地問他:沙灘上這麼多海星,你不可能改變甚麼!老人家指了指手中的海星回答說:我可以改變這一隻的生命!說完把海星丟回海中。


我不能滿足於一個戲劇藝術工作的角色,一直在尋找可以由生命以至藝術都有共同目的的伙伴。但戲劇藝術工作者仍然可以在類似這個項目上作為伙伴──因為戲劇藝術工作者和我並不一定會有矛盾,何況我常存改變一些戲劇藝術工作者走向大愛方向的希望?我從不認為這是浪費時間,我只認為這是生命的自然之道。『道可道,非常道』,你可還記得美國蝦的這句台詞?這不是任何人的錯,而是我的錯,因為我沒有能力去令更多的人產生轉變。」

本劇是我的創作室關愛自閉症系列的第七個大項目1,以後,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還會繼續參與關愛自閉症的項目。


謹以此劇獻給矢志為自閉症人士服務的、我深愛的黎瑞英博士!


編劇隨筆(3)-煤礦坑中的百靈鳥


副題:介紹話劇「愛在加州瘟疫時」

作者:滿道


所謂加州瘟疫,發生在2003年。在那一年,美國加州的典型自閉症的數字上升了三份之一。當時,有論者寫了一些文章,形容之為加州自閉症瘟疫。

事實上,這場瘟疫不止於2003年,更不只於加州,甚至不只於自閉症。過去十年,地球上有四種「A」以倍數地蔓延:自閉症(Autism)15至60倍、專注力不足及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ency and Hyperactive Disorder)4倍、哮喘(Asthma)3倍及敏感(Allergies)4倍!據說,有三份之一的美國兒童擁有四個「A」的其中一個或以上!滿道個人非科學的估計,香港有「A」的兒童,應遠超三份之一,你認為呢?


直到一、兩年前,主流意見一直認為自閉症是一種原因不明的腦功能失常。曾有小數人提出生物醫學的角度解釋自閉症成因,認為自閉症是「基因將子彈上膛,環境扳動槍機」,這些觀點被大葯廠、主流學派以至美國政府聯手口誅筆伐,幾成過街老鼠。有家長懷疑兒童打的防疫針導致自閉症,大葯廠、主流學派以至美國政府指為無稽之談。


今年7月,黎瑞英博士和我一起出席了美國自閉症協會的年會。幾年之間,大量事實令先進國家對自閉症成因的觀點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是過街老鼠的觀點,今天已領導著自閉症的研究。今年5月份,美國家長的一場打了二十多年的官司獲得了初步勝利,法院裁定兒童防疫針中的水銀成份「可能是」自閉症的成因之一。在年會上,完全聽不到反對環境污染是自閉症主要成因之一的聲音。


現在,先進國家的人普遍相信有些人的基因令他們排出毒素的能力不足,當遇到來自防疫針、環境和食物等重金屬及其他污染物入侵時,免疫系統便因超荷而絮亂,該防的不防,反而去攻擊自己的身體,甚至大腦。如果這現像出現在胚胎或孩提時期,大腦發展未成熟,便會出現自閉症、過動症等現像。


在年會中,其中一句主流的口號是「自閉症是可治癒的!(Autism is Treatable!)」。


拙作話劇《愛在加州瘟疫時》,就是透過一個愛情故事,讓觀眾隨著劇中人對自閉症成因鍥而不捨的追求,敲出一個必須正視人類對大自然生態的破壞的警號。演出分學校專場和公開場,由於該劇主題與學校中的通識教育和其他環保教育相關,當政府康文署在暑假前開展了學校專場的有限宣傳後,學校已預訂了超過70%的學校專場門券,各學校如果想安排學生觀看本劇,引起學生對相關議題的學習動機,看來要採取快一點的行動了。


很久以前由於沒有毒氣偵測的設備,所以礦工們就放一隻百靈鳥在礦坑中,早上開工時,如果鳥兒死了,便知道出事了。外國有一句諺語:煤礦坑的百靈鳥,就是比喻那些捨身警告眾人的先知們。自閉症的人們就是今天地球生態煤礦坑的百靈鳥,大自然母親在透過他們向我們發出警號,我們必須立即停止對地球的破壞、必須立即改變我們病態的生活方式,回歸自然!

製作人員


編劇:滿道

導演:周偉強

演員:黎玉清、蘇育輝、蘇迪輝、陳恩碩、簡立強、何敏文、李景昌、黃懿雯、邱萬城、李小明、阮煒楹、溫玉茹

佈景及服裝設計:阮漢威

燈光設計:楊子欣

作曲及音響設計:彭俊傑

化妝及造型設計:邱萬城

監製:黃懿雯

自閉症顧問:黎瑞英博士

聯絡我們

香港新界葵涌葵豐街25至31號華業工業大廈A座6樓F室

T 2419 9006 | F 2419 9789E info@pants.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