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無求品自高》
《人到無求品自高》

香港80年代經典劇目,04年加強版
卡拉OK內道盡20年來香港/政府怪現象!

17-19, 21-25.09.2004 8:00PM

18-19, 25.09.2004 3:00PM

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

97年前,據說我們有一隊值得香港人自豪的高效率公務員隊伍,今天,這支高效率的隊伍忽然變成社會的負累。


「他」屬於全香港編制最龐大的機構──政府中的一個小員工──公務員。


89年,「他」等升職,等加薪,等上司recommend; 身為「太空人」的「他」,還一直在等機會走, 留在香港唯一的目的,就是走之前盡量大刮一把。


今天,「他」拿著自願退休計劃的申請表,填還是不填? 填了之後交還是不交?交了之後withdraw還是不withdraw? 不withdraw,將來生活「掂」還是「唔掂」?


「他」的語錄:

Office rule No.1: boss is always correct!Office rule No.2 : when boss is wrong,please see No.1!


舊時,行出街真係唔敢話俾人知自己係公務員。而家?你想害我就喺地鐵大聲話我係公務員! 啲老闆呀,都唔睇你幾點返工,只係睇你幾點放工。 對住上司,我用咗超過一百個不同版本基本等於 yes 岊嘅單詞。 政府講問責,不過要由低級問起,愈高級愈唔使問責。 點解局長要不務正業?點解曾蔭權要去掃街?何志平要同鄔維庸、王見秋食飯?阿松要搞維港巨星匯演?


延伸閱讀


「人到無求」十五年 編劇滿道自問自答


問:「人到無求品自高」這個劇目多年前曾由中英劇團演出過, 這次演出是重演舊劇本還是新的創作?


答:難怪你有此一問,兩者都是。 我在80年加入了公務員的行列,加入政府之後,我頗有親歷「三十年目睹之怪現像」之感。鬱結於心,付之為文,82年即寫成短篇小說「小李」。「小李」講一個公務員,在家庭、公事和公務員文化之間的衝突。那篇小說後來獲得了香港電台舉辦的城巿故事獎項。 89年,中英劇團主辦短劇節,我根據小說「小李」,創作了一個大約四十分鐘長的獨腳戲「人到無求品自高」,由周偉強導演、黃清俊演出。「人到無求品自高」的主題講一個公務員,口中說人到無求,但卻心底卻對升級和伴隨的利益「恨」得牙癢癢。首演受到了歡迎,中英後來再重演了一次。 去年,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出版了七十至九十年代的香港本地創作劇本集,「人到無求品自高」獲選編入八十年代的劇本集之中。 劇集出版之後,我約了周偉強和黃清俊聚舊,順道把書送給他們。大家談得興起,即席決定重演「人到無求品自高」。當時決定:演出將分為兩節,第一節以89年版原劇本為基礎,第二節則為該劇的04年更新版。兩節由周、黃兩位輪流執導及演出。所以這次演出,既是重演也是一個新的創作。


問:十五年前的部份和新加的部份意念上有甚麼聯繫?


答:十五年前的「人到無求品自高」集中在寫一個小公務員的虛偽和自欺欺人的故事,我對十五年前的版本進行了一些關鍵性的修改,加入新加的03年部份,整個演出有了一個嶄新的導向。傳達的訊息也由原來一個小公務員的心態擴闊到香港的宏觀大氣候的轉變對公務員的影響。 事實上,這些大氣候的轉變,受影響的何止公務員?劇中只是透過公務員的例子,反映一般香港人的無奈。


問:今次演出想傳達甚麼訊息?


答:十五年前,我們號稱具有一隊世界一流的、值得香港人自豪的公務員隊伍。十五年後,公務員的表現卻飽受非議。同是那一批人,只是換了領導,表現的落差這麼大,這是一個有趣但卻堪哀的轉變。 在新創作的部份中,透過主人翁的故事講述回歸後政府內部發生的原則性的改變。公務員以往的謹小慎微、一絲不苟,今天成了「負資產」。政府實行問責制,但出了事,只是找一個低層的人員背了黑鑊了事。港英時代的以白紙黑字政策為依歸,今天被人治色彩所取代,公務員成了整個制度的犧牲品。 在新舊兩節的演出中,結構故意地對稱:發生的環境都是在卡拉OK中,兩人唱著同一批的歌曲,劇情就在主人翁一邊唱著這些歌曲時,由主人翁夫子自道,將故事娓娓道來。 劇中有著不少的新舊對比,例如十五年前,主人翁一個晚上花數百元面不改容。今天的版本中,豪氣沒有了,只剩下點點寒酸,主人翁只是在吃一個三十八元的卡拉OK午餐! 十五年前,香港物質上欣欣向榮,主人翁的「無求」是?假的,所以「品」也實在不高。今天香港經濟不景、前路茫茫,主人翁的性格較為深刻,他的「無求」儘管基本上都是虛偽的,但在一些瞬間中,卻某程度是真誠的。十五年前,「他」對個別上司有很大的負面情緒,但今天的「他」卻對整個政府整個大氣候都負面。


問:謝謝你,祝你們演出成功。


答:謝謝,完結前請容許我也對康文署支持這次演出表示一下謝意。


資深演員黃清俊


若說黃清俊是「資深」演員實不為過,他1984年開始與中英劇團合作,在85及86年香港藝術節中任特約演員,87年正式加入中英。於90年「中英短劇節」中,他首次演出獨腳戲《人到無求品自高》,該劇並於「二千藝風流」中重演。在中英擔任全職演員期間,他除演出外,亦曾任《皮膚》、《禧春酒店》(96重演)及《光影浮沉錄》的助理導演,並在「中英短劇節94」中,首次自編自導《魔鏡魔鏡》。第四屆香港舞台劇獎,他憑《芳草校園》凌老師一角獲最佳男配角(喜劇/鬧劇)。


若果他繼續留在中英劇團,到了今天已經整整二十個年頭,只是幾年前,他毅然離開劇團,進入大學修讀社會工作,不過其間他仍參與主持戲劇工作坊及演出,2001年也為春天舞台演出《天下第一樓》(重演)。


一條褲製作即將於9月17日至25日加料重新演繹的《人到無求品自高》(千禧版),除了經修改後重演89年的版本外,亦會加入另一段全新的2000年版獨腳戲。89年版本首演時,由周偉強導演,黃清俊演出,今天他們將會互調角色,由黃清俊導演,周偉強演出89年的版本;不過新加入的2000年版,周、黃二人又互換位置,周擔任導演,黃作演出。


今天黃清俊再次踏足舞台,別有一番滋味:「今次的演出令我不其然的重溫十五年前的生活片段,昔日的人、事、物,就如默片般浮現在心湖中,無聲但有情。想起以前的一些台詞,『人越老就越難忘記往事』,其實一切都只是『歷史性的思考』。


時光荏苒,由1989年到2003年的十五個年頭,在工作、家庭、及個人上走過了不少的山頭、低谷,加上時移世易,社會變遷,天災人禍,不免對生活感到百般無奈,唏噓。但回味中,又慶幸自己能從經驗中,學會堅持,包容。既能放下無謂的包袱,亦更清楚自己心中的追求。


很多人對我今次的演出,形容為久休復出,重踏舞台。可能是因為我在形式上確實是已轉到另一行業,但舞台是否只是被規範在專業的門檻內?門內門外,或許對我來說都只是頭頂上的一片天。回歸與否,都只不過是一個演出者的機遇。相反,以前曾遇上一些不順意的演出,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更令自己懷疑是否仍活在其中。


今次的演出,不單只是演員走過了十五個年頭,故事亦會跟隨「歷史的巨輪」來到2003年。同樣是公務員,一個去留的決定,如鬼魅般纏繞著人的心靈。就如在你我的生活中,在不同的階段,總會有不同的慾求,做成各種各樣的內心爭扎、矛盾、幻得幻失。正所謂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生命未有半點停留,戲還是要演的。


對於演出,我是期待的,因為十五年後的再創作,是一種慾求,亦希望能為自己的生命加添延續的色彩。但心情郤是寧靜的,或許是慾求的意義在十五年間已經另有所指。但願一如戲名,能做到『人到無求品自高』。」

製作人員


編劇:滿道

導演及演員:周偉強、黃清俊

佈景及服裝設計:李峰*

燈光設計:顏凱翔

音響設計:彭俊傑

化妝及形象設計:邱萬城

舞台監督:黎敏兒

執行舞台監督:馮澤恩

監製:胡海輝*

助理監製:黃懿雯*

平面設計:鄭國偉


*承蒙香港演藝學院批准參加是次演出

聯絡我們

香港新界葵涌葵豐街25至31號華業工業大廈A座6樓F室

T 2419 9006 | F 2419 9789E info@pants.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