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加拿大多倫多之旅感言



從不敢奢望我們的紀錄劇場作品能夠走出香港,然而,2018年竟然成真了!

一直以為紀錄劇場作品很難離開原生地,到別處上演,幾年前搬演我的紀錄劇場啟蒙作《同志少年虐殺事件》之時,我也擔心,香港觀眾會否不明所以?不料自讀劇至演出,甚至去年選段讀劇時,觀眾的熱切反應把我的疑慮一掃而空。

香港這片彈丸之地還有多少人會關心?這城市號稱國際大都會,今天逐漸已被看待為中國沿岸城市之一。我們一條褲製作自問不是主流大團,能夠掙到一點生存空間已算萬幸,想不到去年演出《時代記錄者》時,收到這次加拿大的主辦團體港加聯邀約,幾經努力之後,終於玉成這次難得的旅程。

感謝《1967》與《時代記錄者》在香港演出的團隊,沒有大家的努力,也不可能把成果與加拿大的觀眾分享!

感謝香港藝術發展局的支持,令這次旅程成行!

感謝港加聯的邀請,尤其Mimi的穿針引線,Gloria的奔波打點,還有各位團員及義工的熱情款待與協助!

感謝Alan二話不說,一口把監製工作承擔下來,還要親自上場演讀,勞心勞力,也只為對戲劇的熱愛始終不滅吧!

感謝多倫多大學廣東話劇團的協辦,你們捍衛廣東話的熱情令人動容!

感謝各位演讀者,Aaron、Hazel、Justyn、Rick與Sulia,你們的傾情投入,令《時代記錄者》能夠跨越重洋,遠在地球另一端再次開花!

感謝義務負責音響事宜的Jonathan,多得你把香港與多倫多的聲音聯繫起來!

感謝行政經理Grace即使染恙,也一起同行,寒風中四出拍攝花絮!

感謝遠在多倫多仍到場支持這次放映與演讀的觀眾,你們對香港的關心與關注在今天顯得日益重要!

港加聯的朋友曾謙稱,他們遠在加國,可以為香港做的僅是持續關注,我不禁說:「這已經很重要!」我想起籌備《時代記錄者》時,一位受訪記者說,雨傘期間,曾目睹警察幾乎按捺不住,要向示威者揮棍,他與同行礙於記者身份,不能直接干預,於是把相機鏡頭對準目標,然後大呼:「嘩!嘩!嘩!」警察立即按兵不動,「關注」在千鈞一髮時刻也可以發揮巨大作用。

我希望還有這樣的機會,與更多關心香港的外地人士分享,不為自己或劇團,只是希望香港成為中國其中一個城市之餘,也繼續保持國際大城市的位置,吸引全球關注的目光!